AD
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家教老师猥亵7岁女童 9成课外辅导性侵案一对一时发生

[2018-11-06 10:20:53]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记者通过对国内发生的课外辅导性侵案进行数据统计梳理发现,相关案件为39件,共涉及47名学生,九成的此类案件发生在“一对一”辅导期间,多家知名教育机构和名师涉案,而正是“知名”的光环,让一些家长放松了应有的警惕。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付中)知名教育机构“轻轻家教”的一名教师,上门为7岁女童辅导奥数期间将孩子猥亵,获刑1年半。

记者通过对国内发生的课外辅导性侵案进行数据统计梳理发现,相关案件为39件,共涉及47名学生,九成的此类案件发生在“一对一”辅导期间,多家知名教育机构和名师涉案,而正是“知名”的光环,让一些家长放松了应有的警惕。

事件

“名师”辅导奥数

7岁女童遭猥亵

上海市长宁区法院日前审结了一起家教猥亵女童案,这位一对一上门教师,来自知名教育机构“轻轻家教”。

法院查明:2017年11月至2018年2月25日,32岁的男教师程某通过“轻轻家教”APP推荐,为上海长宁区某居民家一名7岁女童辅导奥数。其间,程某借教学辅导之机,多次猥亵女童,并让其对此事保密。

2018年2月26日,程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对被害人表示深刻歉意,愿意出狱后进行适当补偿。

法院审理后认为,程某为寻求性刺激,对不满14周岁的儿童实施猥亵,已构成猥亵儿童罪。其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系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

程某违背职业道德和要求,再犯可能性较大,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应对程某处以从业禁止,禁止其在一定时间内从事对未成年人负有教育、训练、看护等特殊职责的职业。

日前,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程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5年内禁止从事对未成年人负有教育、训练、看护等特殊职责的职业。

宣判当天,长宁区法院即将判决书上传到最高法院主办的裁判文书网。记者注意到,该判决书中,受害7岁女童的姓名被隐去,但程某这位“名师”,姓名未被法官隐去,直接公开发布到了网上。

分析

九成课外辅导性侵案

“一对一”时发生

记者从国内各地法院了解到近年来发生课外辅导性侵学生案39件。多名法官告诉记者,虽然案件总量看上去不多,但由于这类性侵案件显然在全部性侵案件中属于非常特殊的案件情形,因此针对这39件的数据梳理分析,仍具有很强的警示意义。

39件案件,一共涉及47名学生。受害学生当中,小学生最多,共30名;其次是初中生,共10名。受害学生接受的课外辅导,以补习校内科目为主,其次是乐器等艺术教育。

如今的家长对子女教育越来越重视,很多家长已不满足课外给孩子上辅导班,“一对一辅导”成了一种更流行的选择。从教学角度看“一对一”或许效果更好,但也可能有风险,数据统计显示:47名受害学生中,有42人是在接受一对一辅导期间遭到性侵。也就是说,九成的课外辅导性侵案发生在“一对一”期间。

而“一对一”的场所,以受害学生家中为主,也包括老师家里或没有其他人在的教室。

多家培训机构涉案

名师均出自“名门”

在以往关于课外辅导性侵案的报道中,很多记者、检察官和法官将犯罪归结为培训机构无资质、教师无资质或文化低等原因,但通过对39件案件的类案分析来看,并非如此。

这些性侵案件中,涉及多名名师和知名培训机构。如轰动一时的邹某某案,邹某某是“海淀区骨干教师”,是被受害人的父母以每年16万元的高薪请到家里来的。如《城市商报》报道过的一起钢琴教师在8岁女童练琴时对其进行猥亵的案件,这名教师来自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

在前述的程某案中,其来自“轻轻家教”。根据“轻轻家教”官方介绍,它是原上海昂立教育创始人刘常科参与创办的全国中小学在线、上门全科辅导品牌,提供全国规模的上门一对一及在线教育服务,几万名注册教师平均教龄9.4年。

如陈某某案,陈某某来自方庄外语学校,这所学校是北京市教育考试院指定的剑桥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多名小学生接受培训后取得了全国英语二级证书,被北京四中等名校破格录取。

如知名机构“人人教育”发生的宋老师性侵案,一名12岁女孩在南京“人人教育”培训机构接受语文辅导期间,连续三个星期遭到性骚扰,而这位老师是一位出版过作文辅导书的特级教师。

此外,北京华夏木铎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师大教育”教师李某某性侵案,李某某本人是研究生学历,而“师大教育”在宣传中称是“北京最早从事综合家教服务的正规合法机构”。

知名光环伪装

家长放松警惕

知名教师、知名机构的光环,恰恰是家长们放松警惕的原因之一。如陈某某案,根据法院认定,其一共猥亵过3名学生,时间跨度从2003年8月至2009年初,如果不是对一名男童持续性侵多年,导致其不堪忍受离家出走,家长仍蒙在鼓里。

再如“海淀区骨干教师”邹某某案,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被告人虽然在女学生家中时常动手动脚,但实际上辅导过程女孩子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家长还不时进屋沏茶倒水但仍没发现异常。

而邹某某的犯罪也是最恶劣的,他是39件案件中,唯一多次实施了强奸的被告人(其他被告人的犯罪均为猥亵)。

受害女生的父亲曾对民警表示,开始补课没多久,女儿就说邹某某对她动手动脚,不想让他补课了,他“没太在意”,后来女儿又说过几次,他也没往那方面想,认为是女儿不想学习。

后来,是受害女生坚持要求父母在自己的房间安装监控,父母在监控中看到了猥亵画面,这才报警。

熟人关系不牢靠

男童也成侵害目标

冷冰冰的案卷证实:熟人关系、一贯师德和年龄,也都不是“不可能发生性侵”的理由。

小提琴家教于某某被抓后曾供述,其中一名被自己多次猥亵的8岁女童,其父母是自己的朋友。

据法制网报道,无锡市梁溪区法院审理的一起猥亵儿童案,钢琴家教是个“看似和蔼可亲的83岁的老爷爷”。

值得关注的是,47名受害人当中,有3名是男童。对于很多家长来说,他们往往误以为男孩子在性侵害方面是天然安全的,而一旦发生意外则追悔莫及。

其中,被告人陈某某案最为典型,他作为外语教师,不但猥亵了一名女童,还猥亵了两名男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