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财富故事 > 正文

深陷多重危机的印纪传媒

[2018-11-12 16:09:53]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印纪传媒的三季度报终于在10月29日对外公开,亏损超6亿元等一系列数字证明了现阶段印纪传媒的发展状态,尤其是在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高管离职导致公司团队分崩离析等相关事件下,印纪传媒所面临的不仅仅是业绩上的危机,更是公司未来该如何生存的危机。

 印纪传媒的三季度报终于在10月29日对外公开,亏损超6亿元等一系列数字证明了现阶段印纪传媒的发展状态,尤其是在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高管离职导致公司团队分崩离析等相关事件下,印纪传媒所面临的不仅仅是业绩上的危机,更是公司未来该如何生存的危机。

业绩大降

打开印纪传媒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主要会计数据和财务指标中出现的众多负数分外引人关注。据公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印纪传媒的营业收入为3.0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5.2%,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则处于亏损状态,亏损幅度达到6.44亿元,同比减少253.72%。除此以外,印纪传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仅为-3.4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356.35%。

具体观察印纪传媒第三季度的业绩表现可以发现,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负数,且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其中,印纪传媒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8853.95万元,同比减少119.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65亿元,同比减少540.89%,扣非净利润也为-6.7亿元,同比减少513.98%。

面对以上业绩表现,印纪传媒方面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营业总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的主要原因为业务量下降所致,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则是因为营业总收入及营业总成本下降对应利润下降。

这样两句简单的解释,无法将印纪传媒所处的状态进行完整的展现,但实际上印纪传媒业绩下滑的状态并非是从第三季度才开始显露。据印纪传媒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该报告期内,印纪传媒的营业收入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双双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并较上年同期分别减少49.36%和91.89%,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则由盈转亏,变为亏损4949.08万元,同比减少121.74%。

这些业绩表现与印纪传媒曾经的辉煌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回顾印纪传媒曾合作投资的影视作品,《钢铁侠3》、《终结者2》、《军师联盟》……一部部作品令印纪传媒名利双收,在影视圈内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但该公司之所以处于如今的局面,离不开今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风波。投资分析师许杉表示,今年以来印纪传媒一直是市场关注的重点对象,该公司在前三季度出现业绩大幅下降也并不会令市场感到惊讶。

风波不断

印纪传媒如今可谓是深陷多重危机,业绩大幅下降是一方面,同时还存在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高管离职等情况。

7月底,印纪传媒的一份公告揭开了该公司控股股东所面临的风暴。据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肖文革所持有印纪传媒的7.79亿股股份,被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27日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解冻日期则为2021年7月26日。随后印纪传媒在8月15日的公告中补充披露股份被冻结的原因,即肖文革于2017年12月20日与瑞资融资租赁(大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资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借款金额为1亿元,借款期限为6个月,至借款到期日肖文革未能清偿相关债务,瑞资公司于2018年7月9日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讼诉,要求肖文革归还借款本金9990万元,并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查封冻结相应股份所致。

这并非是印纪传媒近几个月来惟一一次股东的股份被冻结。8月14日,印纪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印纪华城和印纪时代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法院冻结和轮候冻结;8月23日、10月23日,印纪传媒也均多次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

股东股份被冻结已让印纪传媒陷入不小的质疑中,印纪传媒的高管团队也并不安稳,不仅控股股东肖文革因曾将持有的股份转让给安信信托和于晓非,被质疑套现约24亿元,此外印纪传媒还有多位高管相继离职,且自7月30日起,包括公司董事濮家富、吴凡,独立董事郭全中、张然、范红,证券事务代表刘笛在内的6人均已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应职务。

种种风波下,印纪传媒受到外界的高度关注,包括四川证监局和深圳交易所,这印纪传媒近两个月来发布的26份公告中就可看出,其中有一半的公告均是在回复四川证监局和深圳交易所的问询,或者是表示延期回复相关问询函。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印纪传媒实控人及股东的一系列情况已经导致该公司产生系统性问题,并影响在资本市场的表现、经营业绩情况、团队稳定性等。

前景难测

在此次印纪传媒发布第三季度报告的同时,与之伴随的是另一份来自于四川证监局下发的问询函。据该问询函显示,四川证监局除了对印纪传媒能否在规定期限内披露三季度报较为关注外,还透露了一个信息,即“印纪传媒近期董事会成员相继辞职,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吴冰拒不接受我局约谈,并三次延期回复我局问询函”。

对于今年的发展,印纪传媒也对2018年度全年的经营业绩提前进行预估预计,并预计亏损8亿元-12亿元,与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7.2亿元相比,出现不小的反转。而对于出现这一业绩情况的原因,印纪传媒仍是以一句简单的“业务量大幅下滑”作为解释。

简单的原因背后离不开这一系列事件风波对公司产生的影响。且印纪传媒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1-9月业绩下滑,一方面与今年以来传媒行业整体形势不佳,业务发展低于预期相关;另一方面,今年以来公司相继出现大股东质押率高、所质押的公司股票触及平仓线、相应股份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等各类事项,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公司及实控人的主要精力,公司生产经营、业务发展及业绩情况受到一定影响。

其中,印纪传媒今年初曾对外大力宣布与继漫威和DC漫画后全球第三大超级英雄宇宙的美国勇士娱乐,合作打造基于“勇士”系列IP的全球首个中美两大市场同步开发的超级英雄全网剧的计划,就是业务发展受到影响的佐证。据印纪传媒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公司已经出现的信用评级降低、融资困难等问题,公司业务方面受到波及。目前,勇士系列项目进展较为缓慢,进度不及预期”。

根据印纪传媒此前公布的信息来看,影视及衍生业务产生的营业收入在印纪传媒中占比不小,以2017年为例,影视及衍生实现的收入为12.46亿元,占比达56.94%,远超过广告服务和娱乐营销等业务的收入。而据印纪传媒此前发布的信息显示,目前该公司仍继续在影视及衍生业务上不断布局,比如在电视剧方面,《长安十二时辰》、《如若巴黎不快乐》、《十年阳光十年华》等作品的制作、发行工作仍在进行,预计于今年下半年相继上映;而在电影业务方面,《断片之险途夺宝》的发行工作正在推进中,投资、引进的影片《世界的尽头》、《米尔斯夫人》正在办理电影引进相关手续。

许杉认为,印纪传媒现阶段的状态不仅是业绩不佳的问题,而是公司在失去市场信任后,还能否持续经营的问题,在未能解决公司内部经营管理问题的情况,相关业务也将难以进一步展开。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