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理财攻略 > 正文

高管增持被指“忽悠”,大连圣亚难解资金困局

[2018-12-27 10:12:44]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曾在主题公园领域走红的大连圣亚正处在扩张与转型的阵痛之中。近日,大连圣亚(600593.SH)发布公告称,2018年6月披露的高管增持计划将延期至2019年3月22日完成,比预期完成时间延长3个月,且截至目前,增持主体因资金原因,尚

曾在主题公园领域走红的大连圣亚正处在扩张与转型的阵痛之中。

近日,大连圣亚(600593.SH)发布公告称,2018年6月披露的高管增持计划将延期至2019年3月22日完成,比预期完成时间延长3个月,且截至目前,增持主体因资金原因,尚未实施增持。而大连圣亚自2017年开始频频被曝出资金问题,但仍不断增加新的产品业务。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海洋主题公园本身投资大、回报周期长,若募集资金出现问题容易引发现金流吃紧,且急于扩张除了资金的风险之外,缺乏具有专业水平的技术和管理团队,也可能会导致一系列问题。

高管“忽悠式”增持引发资本市场担忧

据了解,大连圣亚从海洋主题公园起家,近年来提出从海洋极地主题乐园建设运营商向为海洋主题全文化产业链打造者转型。在转型扩张过程中,打造IP、建设新园等动作不断,但股价表现却一般。

2018年6月,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公司部分董事高管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计划于公告披露之日起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不低于1000万元人民币,不高于2000万元。

有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高管增持的原因有很多种,多数是觉得公司的股价被低估,这种方式的增持多数都是来自于大盘一轮下跌之后,既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也为了稳定投资者的信心。

然而增持公告发出6个月后,大连圣亚却再次发布公告称,增持计划因资金原因将延期三个月。

对此,大连圣亚表示,公司高管增持未能在原定期限内完成,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在增持计划期内,增持主体因公司定期报告窗口期和节假日等因素的影响,导致能够增持公司股份的有效时间缩短;二是在增持期间,受国内金融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融资渠道受限,未能及时筹措到资金实施增持计划。

而增持计划宣布延期后,资本市场反应消极,12月24日开市后,大连圣亚快速打开跌停板,且这一颓势不断延续,不少投资者认为该计划为“忽悠式”增持,并质疑上市公司的资金情况。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个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不久前,大连圣亚拟将镇江大白鲸40.98%的股权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重庆现代物流,在该交易中,大连圣亚坦言股权转让能够有效解决镇江大白鲸项目的资金需求。

蓝鲸产经记者在大连圣亚的官网上发现,大白鲸一直是其近年来的重点项目,并且在镇江、昆明、营口等多地布局。然而上述交易中的镇江大白鲸项目总负债已经超过1亿元,引进新的资方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事情。这也意味着,重庆现代物流虽然以0元价格接盘,但其或要面临项目后续建设的资金压力。

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主题公园领域前期投入较大,负债率高是行业通病,有效控制风险很重要,后期有望通过门票收入等改善资产负债结构。

加速扩张,进退维谷

虽然大连圣亚在资本市场反映出不少问题,但该公司仍在加码扩张。蓝鲸产经记者翻阅大连圣亚2018年三季报发现,该报告期内其营业收入3亿元,同比增长1.47%;净利润9132万元,同比增长1.99%。在业绩表现平缓的同时,其投资支付的现金却剧增145倍,共支出4380万元左右,与此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22亿元,同比下滑7.05%。

根据大连圣亚官网资料显示,在建项目包括大白鲸昆明奇幻世界、大白鲸厦门海洋王国等多个主题公园。上述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大连圣亚在近两年先后至少有6个项目都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

国金证券研报指出,公司在重资产方面的投入为未来盈利带来不确定性。除投资哈尔滨和大连新项目外,在厦门,千岛湖等地的五个项目还需要投入33亿资金。本期财务费用发生额较上期增加285.74万元,增长比率为64.43%。按照可行性报告分析,项目的投资回收期平均在7年以上,存在不确定性。

其实,大连圣亚也在想尽一切办法“找”钱。2016年,该公司宣布了近8亿元(净额)的定增计划,但该计划在一年后受融资政策法规变化影响被终止。定增无望后,大连圣亚设立了大连圣亚磐京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预计募集金额30亿元,拟投向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大连本地以及全国区域的优质旅游资源开发项目和现代文化旅游服务业项目。

2018年8月,大连圣亚宣布为哈尔滨二期项目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哈尔滨优盛美地投资有限公司和粤丰(深圳)实业有限公司并增资,二者合计投资5613.3万元。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对蓝鲸产经记者坦言,“在主题公园领域,高负债要如何平衡、怎么填补,如何保证有大额资金及时进场都是其要解决的,单纯依靠融资并不能解决问题。”

不久前刚刚布局上海市场的海昌海洋公园(02255.HK),债务、融资也是其症结所在,其净负债率一度高达102.8%。海昌海洋公园旗下的青岛海洋公园甚至以10亿元的价格向鑫沅资产管理出售未来5年的门票收入,为在建项目筹措资金。

另一家同行业企业华强方特则采取了快速攻城略地的方式,以最快速度回笼资金,甚至创造出一年开业6家主题公园的速度。正如林焕杰所言,“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你不开新园,市场就让给别人,而开新园,就得不断找钱。”

IP盈利难题待解

纵观整个主题公园行业,债务、融资一直是业内企业最大的困扰,但归根到底,企业们最大的问题仍是依靠门票营收,盈利方式单一。

反观迪士尼,媒体网络、乐园度假、影视娱乐及产品销售四大业务均有出色表现。2018Q4,该品牌四个业务板块分别实现营收245.00亿元、202.96亿元、99.87亿元和46.51亿元,以公园门票、园内餐饮及乐园酒店收入为主的主题公园度假业务仅占营收的34.15%,这与国内主题公园现状完全相反。

中信建投证券指出,凭借迪士尼的超级IP,迪士尼乐园的客单价和二次消费(餐饮、衍生品、住宿)占比均领先于其他行业巨头。

迪士尼主营业务构成

事实上,国内主题公园玩家也在努力打造IP,如大连圣亚打造的大白鲸系列、海昌海洋公园打造的七萌团系列等均为自创,但影响力终究有限。

大连圣亚总裁肖峰也曾坦言,尽管圣亚在2012年即提出大白鲸计划,但是做文化是慢工夫和笨工夫,上、下游的时间差和相互衔接是比较痛苦的一件事,中游动漫和衍生品的变现也需要时间。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认为,国内主题公园IP薄弱,复制的几个项目都是区域化的,成不了旅游目的地。而当游客在其他地方已经游玩、观看过类似项目,可能就不会再优先选择大同小异的项目。

不过,中信建投证券对这一领域依然看好,声称海昌海洋公园这类单一经营下游主题公园的企业,通过经营过程培育出自有的IP,是最合适的模式。

林焕杰表示,国内主题公园领域IP做得比较好的应该是华强方特,海洋公园领域还没有表现比较亮眼的IP。大连圣亚的大白鲸IP知名度尚未打开,急于扩展市场不容易打造影响力,但这也是抢先占领市场的机会。

对大连圣亚来讲,业内人士指出,其资金难题日益凸显,只依靠高管增持维持投资者信心远远不足。在试图加速扩张背景下,IP确实是一个机会,至于想要通过IP运营达到盈利多元化解决资金难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蓝鲸产经 李丹昱lidanyu@lanjinger.com)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